三年期到,青岛履约

新旧动能转换,三年初见成效。

如今三年之期已到。

作为山东的经济龙头,青岛三年见到多少成效,不仅关系自身发展前景,更关系全省大局。三年里,青岛有高光有曲折、有奋进有困惑,最终三年的历练凝结为2020年的一项项数据,这是青岛三年期到的履约。

三年前,国务院正式批复《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同意设立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随即山东吹响新旧动能转换号角,提出“一年全面起势、三年初见成效、五年取得突破、十年塑成优势”的工作目标。

方案明确提出“加快提升济南、青岛、烟台核心地位”,其中青岛的任务为“打造东部沿海重要的创新中心、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形成东部地区转型发展增长极。”

2018年春节后上班第一天,山东省全面展开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动员大会“自曝短板”,“发展方式涛声依旧,产业结构还是那张旧船票”的反思一度引发全国热议。新旧动能转换的三年之期,就是克服短板痛点的三年之约。

三年来,青岛自身的种种发展短板也在层层反思中一再被“抽丝剥茧”:思想不活、资本不足、技术不强、产业不新、环境不优、民企不旺、创新不够……青岛也针对这些顽疾不断在改革上发力,尤其从2019年以来,青岛转换路数、改变打法,用开放创新改革的逻辑重塑内功。

“办好一次会、搞活一座城”,在2018年秉承上合东风高开起步的青岛,在这个疫情冲击下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的2020年,会交出怎样的新旧动能转换答卷?

1、解决投资问题

青岛面临的所有问题,都是发展问题,发展问题归根结底都是经济问题,而投资是经济工作的全链条。

同时,在新一轮日趋激烈的城市竞争中,青岛、无锡、宁波、郑州等排名相近的城市均为工业城市,“胜负赛点”也必在工业发展赛道上。无论是传统产业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还是以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赛事”,都离不开投资的支撑。

溯本追源,青岛要完成新旧动能转换的历史任务,就得用今天的投资布局明天的青岛。近年来,青岛所面临的“标兵渐行渐远、追兵越来越近”,其实正是发展不充分的后果,这也在投资上有所反映。例如2011年,青岛的GDP被成都超越,青岛的固定资产投资额比成都少了1500亿元;2012年,青岛的GDP被武汉超越,青岛的固定资产投资额比武汉少了880亿元。正是靠不断加码的投资,成都、武汉打造起了互联网、光电等特色优势产业,在城市竞争中一马当先。

青岛发展动能转换与否,投资是关键参照坐标。

2019年,青岛投资增长率达到21.6%,创7年新高、位居35个大中城市之首,其中工业投资增长20.2%,成为青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新兴产业快速成长的基础保障。

2020年,疫情冲击下,青岛的投资依然保持正增长,民间投资增速尤其突出,前十个月达到了11.6%,民间投资占全市投资的比重达到57.6%。前三季度,民间投资在建项目3506个,同比增加718个,这说明青岛的民间投资不仅数量在回暖,质量也在提高。逐利的资本在如此困难的经济形势下依然选择青岛,这是青岛招商引资的成果,是青岛“让企业家感到舒服”的回报。

另外值得关注的投资数据,是工业技改投资。

2020年,青岛滚动推进的719个重点技术改造项目,截至10月末已有219个竣工,全市工业技改投资增长8.5%,疫情冲击下依然保持较快增长速度。

2020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5.3%,增速为2019年来最高。

2、解决创新问题

“科研本身不是创新,从科研到投入市场的全过程才是创新”。创新活力不足,是青岛与先进城市相比,最大的短板之一,也是新旧动能转换必须要攻克的最硬骨头之一。

攻克创新活力不足突破点在哪里?青岛破局的子落在了创投风投上。

事实上,青岛本土不乏行业创新的优质“种苗”企业,但因为融资问题,这些“种苗”企业往往容易被“诱惑”到北京、上海、深圳等资本聚集的城市。

例如青岛华世洁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郅立鹏曾经告诉涛君,企业3.77亿元的融资,只有8500万元来自青岛投资机构,当企业需要进一步巩固技术优势、加大力度开拓市场的时候,青岛投资机构的弹药跟不上了,最终还是靠北京、杭州、深圳等外地投资机构解决了融资问题。

破解创新难题,首先就要破解资金难题。

500深入对接并储备近200只子基金,储备直投项目30余个,已有9只子基金和1个直投项目通过投决。

2020年,疫情也没有打断创投风投机构加速聚集青岛的态势,中航资本、中车资本、国家电投等大型央企,鼎晖资本、华控资本、云月资本等头部创投机构均来青对接,真芯、中天合盛等国际创投机构在青岛发起设立外资股权投资基金,引流资金投向新产业、新动能,形成资本与产业交互赋能。10月末,青岛在中国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338家、管理基金804只,同比分别增长33.1%和56.1%,增速均居全国首位, 基金管理规模超千亿。

创投风投为创新解决了“弹药”问题,建设“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的目标,则为创新开辟了一片新战场。

工业互联网的本质,就是通过开放的、全球化的通信网络平台,把设备、生产线、员工、工厂、仓库、供应商、产品和客户紧密地连接起来,共享工业生产全流程的各种要素资源,使其数字化、网络化、自动化、智能化,从而实现效率提升和成本降低。它是个“热带雨林”般的生态系统,针对行业、场景、模式等各种差异,存在形态各异的解决方案,需要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5G等一系列新兴技术的支持。

在春光里资本集团创始人杨守彬看来,疫情突袭后,正是青岛布局这些新技术的最好时机:“现在是价值井喷爆发的时代,其实很多有市场前景、市场储备的人工智能公司融资出现了困难,这样交叉出来历史的窗口期,只有一到两年时间,现在一定要出手叫快准稳狠,是将这些公司吸引到青岛来的重要窗口期。”

疫情期间,来自海尔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卡奥斯,已经展示了工业互联网在资源配置、转型升级上的强大能力,河南省长垣市各大卫材生产企业就是通过卡奥斯,解决了疫情期间口罩用熔喷布、防护服用覆膜水刺布等原材料紧缺的难题,确保了相关物资的顺利生产。

目前,卡奥斯已经让青岛在竞争中领先了半个身位,青岛也已面向家电、电子、机械、汽车、服装、鞋帽、家居、建材等30个行业,选出了8个工业互联网平台,33个智能(互联)工厂、81个数字化车间和236个自动化生产线,发布1000个“工业赋能”场景、150个“未来城市”场景,征集工业互联网改造需求项目3380个。1-10月,全市完成软件业务收入1893.6亿元,同比增长9.8%。

3、解决环境问题

营商环境的改善,或许是青岛最直观的改变。

与深圳、上海等城市相比,青岛的硬件软件都有不足的地方,怎么办?先从“一把手”辛苦起来,放下身段,用由衷的真诚、尊重和身体力行,弥补其他方面一时补不上来的短处。

这就是为何青岛要不遗余力地推行“顶格战法”。顶格倾听、顶格协调、顶格推进,其关键在于“顶格”二字,在于由最终拍板的人直接第一步就开始直接负责,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解决行政机关决策层级太多、决策程序漫长的问题,提升决策水平和效率。“顶格倾听、顶格协调、顶格推进”,既是机关流程再造,也是优化营商环境。

例如青岛梳理出了13条产业链,每一条产业链都由一位市领导牵头,重点就是顶格抓项目,带着相关部门或者区市负责人直接听投资人、企业家讲投资方案,所有相关部门、区市要来支持、来倾听、来协同,当场回答投资人的问题,节省投资人和企业家的时间,也提高了青岛的协调效率。

为了营商环境,青岛自2019年以来下了许多苦功:

要求领导干部为企业站台特别是民营企业站台,2019年青岛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领导班子成员“双招双引”对接企业达两千六百多次。

弘扬企业家精神,千亿级产业链交给民营企业牵头设计,新能源汽车、创投风投产业扶持政策由企业提出意见,政府论证完善,给予“一企一策、一业一策、一链一策”支持,全链条尊重企业家创意。

明确提出新官不理旧账就是法盲的表现。行政机关负责人在保证出庭应诉率100%基础上,提高正职负责人出庭率,确保告官能见官、出庭又出声。截至2020年11月底,市、区两级共出庭应诉1635件。

全国首创政府购买法律服务督促惠企政策落实全铺开。总结试点经验,出台实施意见和9项配套制度,梳理惠企政策9千余项,宣传解读政策3百余场次,收集企业反映重点、难点问题19大项,解决企业实际困难3百多起,协助落实资金近亿元。

提高青岛官员的服务意识,大规模选派青岛干部到深圳的企业、中介组织、投资机构体悟实训,挂起职务、当起职员,在开放前沿、市场一线培养市场化、法治化、专业化、开放型的素质和能力,通过在企业的实践,让官员站在企业的角度设身处地替企业家想问题。

因此正和岛首席架构师刘东华才会对青岛做出评价——心安之处即是家。

三年期到,但这是一个起步。发展从未有止步的时候,十四五开局在即,“五年取得突破”的五年之约,正在前方等待青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