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GDP超越韩国不是终点

2020年,错综复杂,几家欢喜几家愁,人们前所未有清晰地意识到,历史在自己生活的现实世界悄然发生,无论不舍还是纠结,当时间走过365天,一个年头都必然会画上圆满的句号。

在公历新年辞旧迎新的时期,各项工作都陆续进入总结阶段,一年一度的GDP数据尤为令人期待,如无意外,凭借过去一年以美元计的GDP,广东GDP将完成对韩国的超越,从而对亚洲四小龙全面赶超的征程完满收官——2019年广东美元计GDP1.56万亿,韩国美元计GDP1.64万元,即韩国仅以800亿美元的微弱优势领先广东。

2020年,在不考量国内第四季度GDP在全年占比更重的情况下,即便仅按广东前三季度GDP0.7%的增速预测全年,对比韩国央行11月份预测全年GDP-1.1%的增速,加之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一年来稳步升值的国际大背景,韩国数十年来对广东的GDP优势将首次被逆转。而且,这种逆转,在可预见的未来,并无再次翻盘的可能。这确是令人振奋的历史性成绩,但并不值得过多留恋,这场发生在一省和一国之间的竞争,广东GDP超越韩国不是终点,距离拉开才是重点。

韩国虽是世界范围内的中等强国,但广东毕竟是世界性大国的第一强省。在后续一段时间内,发生在两者之间的实力对比,依旧各有千秋,总体来说就是,广东赢在量,韩国赢在质。韩国国土10万平方公里,国民人口5170万;广东省域面积18万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15亿。韩国3.14万美元人均GDP,超过广东1.32万美元的2倍,两者之间的差距依旧不小。

广东发展的底气,来自于背靠大树好乘凉。作为中国第一强省,自身实力过硬固然是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条件,然而,来自国家层面的支持才是真正无可比拟的优势。一是广阔的经济腹地,中国14亿人口,超过亚洲之外各大洲的人口总量,不存在国与国之间的关税壁垒阻碍,且国内语言文化不像印度、印尼那样存在较大隔阂,这些条件的加持下,广东省内企业先天拥有赖以发展壮大的广阔市场。反观韩国方面,企业需要费尽心思出海开拓市场,同时,还要面临政治、文化等各方面差异带来的诸多不确定因素。

二是人力物力支持,广东的经济之所以能够气势长虹,连续31年稳坐国内第一经济大省。原因在于,作为全国范围内的经济高地,其能够源源不断地吸引全国范围人力、物力。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广东省借助全国范围内的人力、资源配置,实现优势互补,成功发展了劳动密集型产业,出口创汇,完成最早的外汇积累;在08年世界金融危机之后,以珠三角为核心的广东,再次通过从全国范围内吸引现代服务人才,成功推动产业转型,保持了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反观韩国方面,老龄化、少子化问题严重,经济发展将不得不面对严峻的劳动力短缺难题,原材料方面严重依赖国外进口。

三是能够专注经济发展。在国家强大实力构筑的外交、安全、经济羽翼下,广东方面能够将注意力专注于谋求经济社会持续发展进步。同时,又有国家实力支持下的国际话语权保驾护航,省域经济发展也能够享受更多来自国际方面的红利。反观韩国方面,由于地缘因素而在军事、外交领域疲于应对,不得不抽调更多注意力加以小心平衡。

虽然,韩国也有很多相对于广东的发展优势,但终究不能改变被广东赶超的历史大趋势。估计韩国人会需要一段时间进行心理建设,以适应经济不如中国一省的状态,就像日本人一时难以适应09年GDP被中国反超那样。而且,一旦广东完成对韩国的超越,那江苏必然会紧随其后,再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山东、浙江、河南也同样如此。

至于广东方面,在完成对韩国的超越之后,下一个目标,就应该是超越人口规模相当的日本了。毕竟,在21世纪之初,无数的权威预测都在声称:中国经济超越日本需要大概率在2030年代,即使提前也不会早于20年代才能完成。而事实如我们所见到的,比最早的2020年代也早了十余年。广东,作为中国的第一强省,在国家复兴的大时代背景下,超越日本并非空谈,五年?十年?未来可期,犹未可知。

查看更多内容,请关注

微信号|yrythzz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