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利增速首降、不良走高 徽商银行漫漫“回A”路还有多远

自承接原包商银行部分业务后,徽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业绩经营数据就备受关注。3月26日晚间,徽商银行交出了2020年全年“成绩单”,该行实现净利润99.21亿元,减幅1.40%,这也是该行净利润增速自上市以来首次出现负值。与此同时,新承接原包商银行的四家分行也在无形中拖累了徽商银行2020年整体资产质量,使得该行截至2020年末不良贷款率一度升至1.98%,也为徽商银行漫漫“回A”路再添了一份阴影。

港股上市以来净利增速首现负值

2020年疫情来袭再叠加复杂严峻的内外部经营环境,让徽商银行经营情况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根据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徽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为322.90亿元,比2019年同期增加11.31亿元,增幅3.63%。

数据显示,该行报告期内实现净利润为99.21亿元,比2019年同期减少1.41亿元,减幅1.4%;归属于该行股东净利润95.70亿元,比2019年同期减少2.49亿元,减幅2.54%。这也是自登陆港交所以来,徽商银行净利润增速首次出现负值。

分阶段来看,彼时2013年刚登陆港交所时,2013年、2014年两年徽商银行连续保持了净利润增速实现双位数的喜人态势,分别同比增长14.40%、 15.24%。2015年,徽商银行净利润增速下跌至10%以内,2015年该行实现净利润62.12亿元,同比增长9.44%。

在2016年至随后的四年里,徽商银行净利润增速再次站上“双位数”台阶,2016-2019年,徽商银行分别实现净利润69.96亿元、78.12亿元、88.60亿元、100.6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2.62%、11.66%、13.42%、13.57%。

对2020年徽商银行净利润增速首现负值,资深银行业人士王剑辉分析认为,从大的环境来说,银行整体盈利模式、经营模式“蛋糕”做大的趋势没有改变,但已经处于减速的状态。从微观层面来看,由于之前承接的原包商银行本身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在监管的安排之下,徽商银行承接部分原包商银行业务后,还是会有一些风险回流到新的机构中,所以也间接拖累了徽商银行的利润。

同时,衡量徽商银行盈利能力的净利差、净息差等多项指标也都出现了下滑,2020年,徽商银行实现净利差为2.17%,净利息收益率为2.42%,分别较2019年同期下降16个基点和13个基点。

承接重组后不良率升至1.98%

2019年5月24日,原包商银行因出现严重信用风险,被央行、银保监会联合接管,在接管期间,原包商银行一拆为二,内蒙古自治区的部分独立成为一家城商行,命名为蒙商银行,省外的主要核心资产、负债则出售给徽商银行。

2020年5月,徽商银行收购承接了原包商银行北京分行、深圳分行、成都分行、宁波分行及包商银行内蒙古自治区外各分支机构经徽商银行确认的相关业务,设立徽商银行北京分行、深圳分行、成都分行、宁波分行。

对徽商银行来说,承接收购包商银行部分业务无疑是借此进一步扩大了业务和区域发展空间,但仍然需要注意的是,承接之后原包商银行集聚的风险也在同时释放,也对徽商银行资产质量造成了明显承压。

根据年报数据显示,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20年末,徽商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13.58亿元,比2019年末增加65.43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98%,较2019年末上升0.94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81.90%,比2019年末下降121.96个百分点。

从不良分布区域来看,徽商银行安徽、江苏地区截至2020年末不良率分别为1.55%、3.60%,较2019年末的1.07%、0.74%分别上涨0.48个百分点、2.86个百分点。而徽商银行其他地区,也就是新承接包商银行四家分行的不良率则呈现大幅增长,达到8.51%。

在2020年年报中,徽商银行也披露了重组贷款的具体变化,2020年,该行重组不良贷款金额为44469.65万元,较2019年增加了8893.08万元。在日常交易中,该行通过向第三方转让的方式处置不良信贷资产,2020年转让不良贷款37.13亿元。

“对徽商银行承接的原四家分行来说,如何将过去的原包商银行存在的一些弊病革除掉无疑是一个新的挑战。”王剑辉进一步指出,对徽商银行来说,首先要在合规经营合规运作方面下功夫,避免重蹈此前原包商银行的覆辙。其次在风控管理等业务策略安排方面,制定一个合规健康的制度,避免风险累积导致不良再次走高。

单一大股东再变 “回A”路漫漫

资料显示,徽商银行成立于1997年4月,是我国首家由城市商业银行、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成立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总部位于安徽省合肥市。2013年11月徽商银行赴港上市,自赴港上市后,徽商银行就开始筹谋A股市场,在发布2020年年报的同时,徽商银行再次披露了“回A”进度表。

根据公告,2020年6月30日,徽商银行召开的2019年度股东周年大会审议并通过延长该行A股发行方案有效期、延长授权董事会办理A股发行具体事宜有效期的议案,将A股发行方案和授权议案的有效期自紧随原有效期届满后次日起延长12个月,即延长期限自2020年6月30日起至2021年6月29日止。

延长“回A”日期背后是徽商银行股权的频频生变,过去一年时间里,“中静系”与“杉杉股份系”的股权转让纠纷将徽商银行推向了风口,公司控制权认定不清晰,也对徽商银行“回A”之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大股东变化方面,截至2020年末,“中静系”通过中静新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Wealth Honest Limited、Golden Harbour Investments Management Limited、中静新华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4家公司持有徽商银行股权比例总计为12.1%。

不过2021年1月4日,徽商银行完成根据一般性授权非公开发行内资股17.35亿股的股份登记,徽商银行普通股总股本增至138.90亿股,其中内资股占普通股总股本比例74.95 %;H股占普通股总股本比例25.05%。本次增资完成后,徽商银行的单一第一大股东变更为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数为15.59亿股,持股比例为11.22%,超过“中静系”旗下的中静新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过去的一年里,收购承接包商银行部分业务让徽商银行博得了不少眼球,经历多年的分歧与矛盾后,单一第一大股东出现变更能否为徽商银行“回A”清除路障?“目前徽商银行虽然单一第一大股东发生了变更,但‘中静系’并未从徽商银行完全脱离,对徽商银行来说‘回A’的第一步就是要理清股东之间的纠纷,确定大股东持股的地位。”王剑辉说道。

针对净利润增速首现负值、承接后的原包商银行业务风险如何化解、股权变更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尝试致电徽商银行方面进行采访,但该行电话始终未获接听。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