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到“超低回撤”的同时,获取相对较高收益?

七禾网注:嘉宾回答仅代表其本人观点,不代表七禾网的观点及推荐。金融投资风险丛生,愿七禾网用户理性谨慎。

程鹏

矩形色块

北京ZP私募团队,即展鹏投资总经理,英国赫特福德大学硕士,曾任职大型化工贸易公司高管和金融投资公司交易总监,具备丰富的风险管理和投资经验 具备近二十年交易实战经验。

展鹏投资信奉合作共赢、开放包容的理念,鼓励不同背景的团队合作和不同声音,坚持量化投资自动化管理,摒弃人为因素,严格遵守任何投资决策均须有历史回测支持的基本线;投资组合严格遵循全市场多品种多周期动态仓位的原则;风控采用自创多级别全自动不停止警报系统和7/24自动平仓保护系统。

公司拥有自主开发的策略投研体系、交易执行软件。公司主要管理人员大多拥有多年国外先进量化投资技术和经验,在著名国内外院校教授专家和华尔街数十年经验的资深投资经理组成的专家顾问组的严格监督和帮助指导下进行投资管理,取得了优良的管理业绩。

在北京、无锡和纽约均有投资团队和办公机构。

AARON ZHU为公司投资人、首席战略顾问,吉林大学化学系,成功企业家,27年资深投资人,15年量化策略师,连续多年获得稳健收益,对全球基金、期货和股票均有非常丰富的投资经验和深刻的风险认知。

精彩观点

我们利用比较复杂的算法和投资组合逻辑,以达成与市场上绝大部分CTA策略的低相关性,宁可在大家赚钱的时候我们少赚点,也要在大家回撤的时候我们还能少点赚。

量化交易是个概率的问题,在如何提高这个概率方面,优化是最直接的方式,但优化是把双刃剑,用不好就是个陷阱,要注意底层逻辑。

我们认为终极武器还是风险管理,我们的观点是,有好的量化策略,离好的实盘成绩还很遥远。

任何一个投资个体的判断与决策过程都会不同程度地受到认知、情绪、意志等各种心理因素的影响,主观交易很难做到绝对理性,人的心理因素和经验很可能在某个时候成为引爆你交易生涯的炸弹,量化交易可以规避掉这些交易陷阱,实现系统化可持续的研发交易模式。

我们认为中国市场迟早走华尔街的路,那就是“充分竞争”,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里,任何高收益的背后一定是有代价的,这个代价就必然是高风险,是刀尖上舔血。

在有了开发思路后,首先确认底层逻辑是否合理,然后留足尽可能长的样本外数据,用样本内数据开发策略,样本内外都符合标准,且确认没有过优化时,才可以进入实盘备选策略库。

有合格的策略离做出稳定的盈利曲线还是有很多路要走的,合格的策略必须配备系统化的合理的风控流程,才能保障稳定的盈利曲线。

我们回撤控制这么小的原因是每一个细节设计都严格遵循了我们的“超低回撤”中心思想,同时仓位管理方面采取“极度分散”的办法,坚决放弃高回报的诱惑。

(“七禾-合顺”交易人才选拔)大赛分红远超传统MOM,更像是扶持有能力团队的风险投资、种子基金,这种模式肯定能做大、走远。

(“七禾-合顺”交易人才选拔大赛)对有能力有决心从事交易行业的交易员是认可和鼓励,更重要的是让交易员看到广阔的前景和实实在在的机会,而且对交易专业化、合规化也是起了很好的正面促进效果。

七禾网1、程总您好,感谢您和七禾网进行深入对话。2020年10月中旬以来,大部分做程序化交易的人都出现了比较大的回撤,而您的账户在当时却不断创新高,是否您的程序化交易策略和逻辑与其他大部分人相比有所不同?

程鹏:我们的策略设计理念是全天候的,我们的目标是在不同的市场情形下,都能获取较好的收益,或至少保障很低的回撤。因此,我们利用比较复杂的算法和投资组合逻辑,以达成与市场上绝大部分CTA策略的低相关性,宁可在大家赚钱的时候我们少赚点,也要在大家回撤的时候我们还能少点赚。

七禾网2、2020年是您做量化交易的第八年,做了八年的量化交易,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程鹏:量化交易是个概率的问题,在如何提高这个概率方面,优化是最直接的方式,但优化是把双刃剑,用不好就是个陷阱,要注意底层逻辑。

另外,我们认为终极武器还是风险管理,我们的观点是,有好的量化策略,离好的实盘成绩还很遥远。

七禾网3、在这量化交易的八年时间中,您的交易理念、交易方法有过哪些变化?

程鹏:我们的主要变化可以概括为:对市场更加敬畏,同时锻炼成长为风险厌恶者。

七禾网4、据我们了解,您在毕业后做过国际贸易和市场营销管理工作,后来是怎样的机缘巧合,使您进入到期货市场中?

程鹏:这要感谢我的老板朱总,是他指引我进入交易圈的,他在量化交易和投资方面是我的老师。朱总是化纤行业成功的实业家,也是有丰富经验的投资家。我原来为他做化纤原料方面的工作,他发现我在交易方面更感兴趣,就逐步指导培养我,我很感谢遇到他,能有这样的机缘。

七禾网5、您刚进入期货市场,就选择了做量化交易,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程鹏:任何一个投资个体的判断与决策过程都会不同程度地受到认知、情绪、意志等各种心理因素的影响,主观交易很难做到绝对理性,人的心理因素和经验很可能在某个时候成为引爆你交易生涯的炸弹,量化交易可以规避掉这些交易陷阱,实现系统化可持续的研发交易模式。

七禾网6、据您介绍,您目前是专职期货交易。请问您在什么时候、怎样的情况下转为专职做期货?专职后心态有哪些变化,是否觉得更加有心理压力?

程鹏:我们一直是按照公司方式发展的,没有兼职和专职的转换。我们早年只在美国市场做,我们的口号是“赚华尔街的钱”,近年来我们才进入中国市场。

七禾网7、您有一个观点:我们想获得的收益是对风险充分控制后的收益,比如长周期策略的肥尾,中短周期策略对冲后的收益。请您详细阐释一下这一观点。

程鹏:生存是核心,能生存下来,才能发展。我们认为中国市场迟早走华尔街的路,那就是“充分竞争”,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里,任何高收益的背后一定是有代价的,这个代价就必然是高风险,是刀尖上舔血。再加上人类的心理学弱点,必然在暴利后从心理上和投资量上双重膨胀,那么人无完人,不可能有常胜将军,早晚随便碰个坑,就会“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早期小投资赚得再多,后期大投资栽一次跟头,就白忙活了。所以,我们的策略设计理念不是追逐短利暴利的投机主义,而是充分风险控制下的长期投资,永远把风险控制作为第一位,追求快乐无压力的投资体验,不担心哪天由于团队水平落后了,或者市场突变了,而发生意想不到的损失。我们团队内部有个设计标准的通俗说法:即使我半年不管理我的投资组合,也亏不到哪里去。

七禾网8、您认为:内盘市场不成熟,给了投机交易需要的波动空间。随着做量化交易的人越来越多,以及市场越来越成熟,您认为未来量化交易是否会越来越难赚钱?您是如何看待量化交易的前景的?

程鹏:市场的钱会越来越难赚这是肯定的,但并非全市场参与者都越来越难赚钱,我们是忠实的量化交易信奉者,我们看到了,竞争越充分,量化交易的优势越明显。总体来说,我们相信,对于股票期货市场,美国的现在就是国内的未来,在美国的市场里,脱颖而出的团队,并不会感到特别难赚钱。我们坚定不移地走“量化”的道路,就是为了对付将来愈演愈烈的竞争。

七禾网9、据您介绍,您的策略库中已经累计有上百套交易策略。请问这么多的实盘交易策略是如何形成的?就您看来,一个量化交易策略需要达到哪些条件、经过哪些步骤,才有可能被您纳入到实盘策略中?

程鹏:我们之前有十多年的外盘量化交易经验,积累了大量的交易策略和开发思路,目前的策略库是日积月累形成的。

我们看重策略的普适性,普适性是策略的首要筛选标准。在有了开发思路后,首先确认底层逻辑是否合理,然后留足尽可能长的样本外数据,用样本内数据开发策略,样本内外都符合标准,且确认没有过优化时,才可以进入实盘备选策略库。

这里还要再强调一次,有合格的策略离做出稳定的盈利曲线还是有很多路要走的,合格的策略必须配备系统化的合理的风控流程,才能保障稳定的盈利曲线。

七禾网10、请问您是如何从有上百套策略的策略库中筛选策略,进行实盘交易的?

程鹏:我们有一套完整而比较复杂的内部流程和标准,建立因子库,涉及到量价、时间序列、实盘表现、策略优先级等,对这一系列因子组合评分。

七禾网11、我们了解到,您的交易持仓时间从日内到20天以上都有。请问您的短周期策略和中长周期策略相比,在策略设计、逻辑原理上有哪些区别?

程鹏:短周期策略更看重短期突发机会和反转概率,短期策略配合中长周期,有利于平滑整体盈利曲线,降低回撤。

七禾网12、在这些不同类型的策略中,您的资金是如何分配的?

程鹏:原则是以风险分散和风险对冲为核心的,具体资金调配是自动进行的,有仓位分配模块综合各因子进行计算,内部逻辑还是比较复杂的。

七禾网13、短周期策略交易中滑点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请问您的短周期策略实盘交易时,滑点是如何控制的?

程鹏:目前内盘期货实盘时,因为是多周期组合,短周期滑点影响不大,在策略开发时也充分考虑了滑点的影响,我们开发策略一般要求按实盘发生的加一倍来准备滑点。外盘交易平台因为是自主开发的,有算法下单模块,短周期滑点很低。以后我们将平台移植到内盘,还可以进一步降低滑点。

七禾网14、您的量化交易中,交易标的为期货市场所有的活跃合约,请问您选品种的标准是什么?

程鹏:不是主观分配的,是综合各因子表现,由量化系统中的仓位分配模块来自动计算分配的。

七禾网15、对于不同的品种,账户的资金您又是如何分配的?

程鹏:同上,不是主观分配的,是综合各因子表现,由量化系统中的仓位分配模块来自动计算分配的。

七禾网16、对于近期盈利较多的品种,您的策略是否会自动加仓?对于近期亏损较多的品种,您的策略是否会自动减仓?

程鹏:不一定。近期盈利多少只是仓位变化的因子之一,同上,我们是通过内部有一套投资组合仓位分配模块来自动运算的。

七禾网17、据您介绍,您也有套利策略和期权策略,这些策略和普通的商品CTA策略相比,在策略设计、逻辑原理上有哪些区别?

程鹏:套利策略主要是源自于我们在化纤行业的经验,做产业链套利、高相关品种套利、远近月套利。期权策略方面,我们是照搬我们在国外的交易系统。这两种策略稳健性和对冲作用比较明显,逻辑原理以回归为主,仓位设计偏小,目的是避免黑天鹅风险。

七禾网18、请问您是否考虑开发震荡策略,以和趋势策略形成互补,使得整体账户更加稳定?

程鹏:我们有震荡策略的,也会持续开发。这是必须的,从我们十多年外盘经验来看,市场不会一直有利于趋势投资者,我们的设计理念是全天候,策略之间的对冲是其中一个重要元素。

七禾网19、我们了解到,您有一个量化交易账户,用时1年5个多月,累计收益26.44%,最大回撤3.57%。请问您回撤能够控制得这么小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程鹏:到2020年12月共计约1年5.5个月,收益26.44%,最大回撤3.57%。随着资金安全垫增厚,我们会略微增加一点资金利用率,所以后期应该可以看到收益率总体加速扩大,回撤当然也会允许略微扩大一点,但按我们的设计预估,回撤的扩大应该远低于收益率的扩大。我们回撤控制这么小的原因是每一个细节设计都严格遵循了我们的“超低回撤”中心思想,同时仓位管理方面采取“极度分散”的办法,坚决放弃高回报的诱惑,具体我在之前介绍的各个片段里也都穿插解释了。

这个账户虽然回报不高,但是我们非常骄傲并乐于坚持它的设计风格。当然,我们也有相对风险高一点、回报高一点的设计,比如我们另一个账户,实盘表现的年化约45%,回撤仅5.5%,表面看起来这个账户似乎做得更好,但我们自己知道它是按12%的回撤来设计的激进型管理,从盈亏同源的角度讲,它并不是我们第一优选。

七禾网20、2020年以来期货市场波动明显加剧,机会增加的同时潜在的风险也加大,您对于这样的行情有什么感受?在交易策略上是否会做出相应的调整?

程鹏:我们的策略设计核心是全天候的,2020年这种大波动市场,我们盈利相比同行不一定会很高,但若市场变得死气沉沉了,我们还是会有相接近的期望收益。不过总体来说,较大的波动率对我们虽然并没有什么震撼感,但还是欢迎的。交易策略调整方面,基本不调整(微调除外),因为高波动和低波动两种市场情形都在我们设计的时候考虑在内了。

七禾网21、受到疫情的影响,有不少交易者认为期货市场大波动行情将会延续较长的时间,对此您怎么看?您认为对于程序化交易而言是否是一个难得的机会?程序化交易者应该如何调整自己的交易策略,以抓住这样的行情机会?

程鹏:我认为期货市场大波动行情将会延续一段时间是大概率的,不过我的认为和我的交易是两回事,我的认为对或错对于我们的交易基本没有什么影响,理由还是那句话,量化交易是不凭主观判断的,而且我们程序设计之中也重点考虑了要尽可能适应各种市场情形。我认为机会和风险是相随的,我不对程序化交易择时,坚持风险控制为核心不变。

七禾网22、我们了解到,您在10年前做美股股指期货时有过短期大赚大亏的经历,请您详细介绍一下这段经历。您从这段经历中总结了哪些经验和心得?

程鹏:两段经历。一是十五年前我监管的一个主观交易账户,因为快到清盘线,交易员违反纪律大幅加仓,造成极大损失,这使我认识到人性不可靠。二是我自己早年管理的标普期货在3年内经历了一个倒V型,我从信心满满到亏到怀疑人生又不愿认输,过山车般的心态转变。我由此认识到量化策略没有圣杯,历史可能会重现,你首先要能够活下来。

七禾网23、七禾网、合顺投资联合举办了“七禾-合顺”交易人才选拔大赛,招募优秀的操盘手。您获得了主办方投的100万元的管理型资金,您认为,您能获得主办方投钱的关键原因是什么?

程鹏:我觉得主要是风控能力,以及和大部分量化CTA策略的低相关性。另外,我们愿意沟通、愿意听取投资人要求,以及未来在策略研发升级上的持续投入能力也是原因吧。

七禾网24、对于我们的选拔大赛,您有什么看法和建议?对于“单笔最多投1个亿,分红30%~50%”这样的条件您怎么看?

程鹏:我觉得选拔大赛给选手们一个展示自己、并向同行学习的机会,这非常好,是双赢。我仅代表个人意见,希望排名方面能够加大一些风控的权重,也算影响及帮助全社会重视风控,避免重大损失的一件好事。大赛分红远超传统MOM,更像是扶持有能力团队的风险投资、种子基金,这种模式肯定能做大、走远。

七禾网25、对于参加了选拔大赛,且想要拿到管理型资金的交易员,您有什么建议?

程鹏:我的意见是交易员不要太急于一时,资本管理是一件长期的事业,你的曲线做好了、做长了,投资人自然会看到你、欣赏你。

七禾网26、从交易员的角度来看,举办这样的选拔大赛,对整个行业有哪些正面的意义?

程鹏:正面意义很大。对有能力有决心从事交易行业的交易员是认可和鼓励,更重要的是让交易员看到广阔的前景和实实在在的机会,而且对交易专业化、合规化也是起了很好的正面促进效果。

七禾网27、当前期货市场专业性越来越强,很多人认为只有团队协作交易,才有可能在当前的市场中有所成绩。请您谈谈未来的投资规划和愿景。

程鹏:我们在美国就是近二十年的专业资本管理公司,近年来到国内市场也是按团队化、专业化的路线走。说句通俗的话,资本管理坑太多,精英太多,总体来说,单干户的前途是有限的,独孤求败即使在小说里也是凤毛麟角。

我们的投资愿景是合作对口味的人,管理对口味的钱,不求大,只求稳,不求快速发展,只求健康长寿,快乐投资才是人生乐趣。

七禾网注:成绩代表过去,未来充满挑战!

傅旭鹏对话整理

2020-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