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辅导“野蛮生长”,资本“催熟”下的弊端和垄断苗头初显?

  媒体关注

  疫情让在线教育站上了风口,猿辅导等头部在线教育机构获得了巨额融资。但在资本“催熟”下,在线教育机构也展现出了利弊共生的AB面。

  头部机构借资本壮大,垄断苗头初显

  2020年是比较公认的在线教育爆发年,一切突发的疫情让家长、学生们纷纷选择在线学习,在线教育站上了风口,受到了资本青睐。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超539.3亿元,同比增长267.37%。

  目前,在线教育领域估值最高的独角兽是猿辅导。2020年3月,猿辅导宣布完成10亿美元F轮融资。10月,猿辅导再次宣布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已完成交割。2020年,猿辅导累计融资额高达达32亿美元。

  获得资本加持,在线教育行业开启“烧钱”跑马圈地,不过大把的钱都花在了营销上。2020年,几乎所有的热门综艺,都有在线教育广告的身影,岁末年初的跨年晚会上,在线教育平台也在上演“广告大战”。有数据显示,2020年前9个月,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网校三家在广告和销售方面的投放总额约达55亿元,是2019年同期的两倍以上。广东省政府教育督导室常务副主任方树生表示,在线教育已成主流平台的第三大广告主。“烧钱”营销的结果也显而易见,各种优势资源都在向头部结构倾斜,仅猿辅导的学员数量超过4亿。

  不过,行业的另一面却是行业洗牌、中小型教培机构接连破产,例如在线机构明兮大语文宣布资金链断裂、曾获得过1.5亿融资的学霸君最少5次游走在资金链崩断边缘等等。据《天眼查大数据:2020 教育行业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0 月底,教育相关企业的注销数量达到13.6万家。

  教培行业垄断苗头初显。

  普惠教育还是教育内卷?

  在线教育市场向头部机构聚集,头部机构的优势正在放大,这对在线教育是好事。头部机构可运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实现更优化的教学和测评,也能利用线上授课特点突破时空限制,让优质的教育资源普惠。以前大城市孩子才能享受到的优质师资和教育技术,偏远乡村的孩子也能够得着,其进步意义重大。

  不过,就像硬币总有AB面,在线教育在资本扶持下的虚假宣传、定价高、退费难、卷钱跑路、盲目扩张等弊端也随之开始显现。猿辅导近期被爆出大量老师无证上岗、猿辅导广告中自称称“做了一辈子小学数学老师”的中年女性到其他机构广告又变成其他科目老师的闹剧等,就是以上弊端的体现。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的《资本漩涡下的在线教育》一文分析指出,部分教育机构在各大媒体上铺天盖地做广告,营造所有孩子都需要参加培训的氛围,加重家长的焦虑。还有一些线上培训机构恶意降低收费以赔钱的模式运营,挤垮中小机构造成行业发展不平衡的同时,自身也面临经营风险,一旦融资跟不上资金链断裂,企业可能迅速倒闭,造成群众预收费无法退回。

  在家长养娃焦虑日益浓重的情况下,中高收入的家庭会否因此更大投入成本面对日益激烈的教育竞争,让教育养娃更加内卷化。而更多数量的中低收入家庭不一定能够承担在线教育经费,反而加大了教育鸿沟,与在线教育的“教育普惠”优势实质性相悖。而教培行业发展不平衡,是否也存在扼杀新兴机构、扼杀创新的可能,最终也造成教培行业的内卷。

  这些未来可能出现的弊端都值得警惕。

  与素质教育政策相悖?

  资本天然逐利,现在投入在线教育的大量资金,都是期待未来十倍、百倍的收益。因此,获得融资的头部机构无一例外地都在尽可能提升营收。目前很多机构的课程设置都延伸到了小学低年级甚至学前阶段。这应当与我国教育主管部门的素质教育政策相背离了。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互联网教育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智慧学习研究院院长黄荣怀分析资本大规模介入在线教育引发的问题就有不断融资烧钱、低价获客的经营策略,使在线课程的师资水准、教学质量和学习服务难以得到保证;部分“抢跑学习”“超前教育”内容不符合儿童发展规律,等等。

  猿辅导此前主营业务是公考培训,转型K12领域就是以刷题工具猿题库切入,此后题库资源就是其核心竞争力之一。“刷题”固然能提升学生分数,但是否会带来孩子课业负担过重、成长问题这类应试教育等弊端还有待观察。

  资本的力量是强大的,也许不久的将来就能推动在线教育但是一到数个巨头,也有可能像曾经火热的二手车平台一样只落得“一地鸡毛”。无论结果如何,其金钱成本、机会成本需要社会、特别是家长们承担。因此资本助推头部在线教育机构疯狂扩张的优势值得期待,但可能出现的各种弊端也值得警惕。(中访网出品)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访网原创。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