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医保谈判:有药品降价30%,企业称不进医保生存率为零

12月15日,北京的最低气温已经到了零下9摄氏度,什刹海的河面上结了一层薄冰,寒风凛冽。

在北京西城区皇城根北街的人大会议中心内,却是一番火热景象。这里正进行着2020年全国医保目录药品的谈判,对于参加谈判的企业来说,他们小心翼翼:这是一场“生死局”。

《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显示,2020年目录调整分为准备、企业申报、专家评审、谈判准入、公布结果5个阶段,预期将于年底前完成全部工作。

此次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于12月14日至16日在北京进行,谈判药品涉及到癌症、精神疾病、眼科、儿科等药品品种。根据国家医保局此前公布的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形式审查的申报药品名单,逾700个目录内外的西药、中成药通过形式审查,其中还包括12款纳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的药品。

药企“惊心”报价:

希望带瓶酒壮胆,独家药品降价幅度30%

相较于2019年,今年的医保谈判显得有点姗姗来迟。12月15日,这是医保谈判开始的第二天,人大会议中心大门口紧闭,门口守着十几个媒体记者和药企工作人员,大家不时透过黑色的大门向里张望,看是否有谈判企业出现能透露点情况。

上午十点半左右,吴茂友脸上带着喜悦,和公司的财务负责人、销售负责人一起走出大门,其所在企业为云南名扬药业有限公司,旗下全国独家药品熊胆舒肝利胆胶囊此次第一次进入到医保谈判准入环节。

“(报价)还是比较干脆”,放松下来的吴茂友点起一根烟,跟记者聊着当时谈判的场景。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明确,在确定了建议名单后,医保局将组织测算专家通过基金测算、药物经济学等方法开展评估,并提出评估意见。谈判专家根据评估意见与企业开展谈判或竞价,确定全国统一的医保支付标准,同步明确管理政策。

在具体谈判流程上,今年医保谈判的规则与2019年几乎一致,主要由国家医保局确定医保支付预期价格,放入信封内,再由企业自行进行两次报价,如果两次报价均超过国家医保局预期价格的15%,则该药品则在此次谈判中出局。

吴茂友等人的第二次报价成功让旗下熊胆舒肝利胆胶囊入局,“医保局谈判的专家最开始也不知道这个‘底线’,我们第一次报价之后,谈判的专家才打开信封看到价格,提示我们的价格超过了底价的15%,我们再进行二次报价,如果第二次报价还是高于15%,那么企业就出局了。”

提起第二次报价时的情况,吴茂友还坦言很紧张,“都想带瓶酒进去(壮胆)”。其告诉贝壳财经记者,谈判现场共有5名专家,其中一人是国家医保局的工作人员,剩下的是各省医保局的工作人员。现场开始谈判的房间有四五个,多组同时进行谈判。

在第一次报价失败后,吴茂友当场与企业销售负责人、财务负责人一起再次核算生产成本后,才继续开始的第二次报价,再度降价10%后成功进入医保局的预期价格内,在控制成本的情况下,第三次报价又继续降了5%。

对于很多企业而言,一款药物如果没有被纳入医保目录,等于生存下去的机会十分渺茫,“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样的,这个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能够进国家医保,所以我们做了很多准备”,吴茂友表示,如果此次没有进入医保,那这款要生存下去的机会几乎为零,销售市场会“很小很小”。

据了解,国家医保局成立后,已经连续三年开展目录调整工作,此次调整实行申报制度,即企业对谈判品种自行申报,符合规定的,即可纳入谈判范围,这也标志着我国已经初步建成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动态调整机制。

抗癌药成期待:

为准备谈判,企业员工苦守了解谈判情况

不同于吴茂友等人的谈判尘埃落定,王霞(化名)所在企业的谈判会在12月16日下午进行,但这两天她已经连续准点出现在人大会议中心的大门口,为公司的谈判打前锋。

“也了解不到什么情况”,王霞有点沮丧,其所在企业明天将谈判的药品是一款肿瘤药物,因为属于成都的药企,进入谈判场地的代表还需要提前做核酸检测,然而王霞苦守门外能够了解到的情况也十分有限。

根据国家医保局此前公布的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通过形式审查的申报药品名单,逾700个西药、中成药产品位列其中。

10月,国家医保局又表示,对相关药品进行了复核和结果修正,正式形成了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形式审查结果,申报企业可登录“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申报系统”查询自己申报药品的形式审查结果,未就该修改后的药品目录进行公开。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的医药目录调整中,抗癌药物的谈判情况成为众多媒体的关注点。

2019年度,有阿来替尼、呋喹替尼、吡咯替尼、帕妥珠单抗、信迪利单抗、芦可替尼等抗肿瘤药物成功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其中信迪利单抗成为2019年度唯一一个入选谈判名单的PD-1单抗。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今年谈判目录初步名单中,还涉及到的抗癌药物及PD-1单抗药物也有很多值得关注。

其中,2019年辉瑞旗下的治疗肺癌二代靶向药物达可替尼也在名单中、江苏豪森的治疗费城染色体阳性的慢性髓性白血病慢性期成人患者的药物甲磺酸氟马替尼片、治疗乳腺癌药物马来酸奈拉替尼片、治疗不可切除的或者转移的黑色素瘤药物曲美替尼等。

此外,谈判目录内的替雷利珠单抗注射液为一款人源化IgG4抗PD-1单克隆抗体,适用于至少经过二线系统化疗的复发或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度伐利尤单抗注射液是阿斯利康旗下的PD-L1免疫抑制剂,根据阿斯利康发布消息,度伐利尤单抗注射液是中国内地首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获批用于III期肺癌治疗的PD-L1免疫抑制剂。

涉及到的单抗药物还很多,也有其中包括布罗利尤单抗注射液、地舒单抗注射液、度普利尤单抗注射液、古塞奇尤单抗注射液、司库奇尤单抗注射液、阿替利珠单抗注射液达雷妥尤单抗注射液、地舒单抗注射液等。

医药专家史立臣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肿瘤药物、心脑血管药物、糖尿病药物是国家医保谈判主要的方向,但一些肿瘤药物能否进入医保,关键还是看企业的降价幅度。

其表示,目前很多国外的抗肿瘤新药仍为独家产品,适应症也较为独特,这种情况下游强大销售能力的药企不会选择进入国家医保目录。

2020年医保目录谈判有何不同?

上百种新药进入谈判、新增12款新冠药物

国家医保目录已经连续多年调整,那么2020年的医保目录调整有何不同?

今年10月30日,国家医保局发文表示,《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中相比2019年增加了“企业申报阶段”,并首次发布企业申报指南,对资料进行形式审查,对通过形式审查的药品进行公示。此外,工作方案征求意见过程中,根据社会反馈,将药品目录调整范围的截止日期由2019年底改2020年8月17日(含)前获批的药品。

在具体的药品上,今年新增纳入谈判目录的有12款《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的药品,其中包括酪酸梭菌肠球菌三联活菌散、酪酸梭菌二联活菌散、利巴韦林氯化钠注射液、凝结芽孢杆菌活菌片、盐酸阿比多尔颗粒、注射用利巴韦林等。

其中,盐酸阿比多尔和利巴韦林在疫情发生后受到众多关注,盐酸阿比多尔适合治疗由A、B型流感病毒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注射用利巴韦林适应症为抗病毒药,用于病毒性呼吸道感染。

那么,此次成功纳入国家医保目录的药物会如何落地?

记者了解到,按照《关于将2019年谈判药品纳入乙类范围的通知》,对于谈判药品,各省按支付标准直接挂网采购,有效期内,如有同通用名药物(仿制药)上市,医保部门将根据仿制药价格水平调整该药品的支付标准。

国家医保局在今年11月18日发文表示,自2017年起,国家连续三年组织开展医保药品谈判,其中2018年为抗癌药专项准入谈判,已将40余种抗癌药成功纳入医保乙类目录。为推动谈判药品落地,国家医保局还建立了谈判药品落地监测机制,根据监测结果,谈判药品的实际报销比例在60%以上。

作为今年成功谈判的药企,吴茂友也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预计公司的产品熊胆舒肝利胆胶囊进入医保之后,这款药的销售额会有几千万,收入大概会占到企业收入的30%左右,公司也将等待医保局最终公布的目录结果。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李云琦 编辑 徐超 校对 李世辉